第203章 麻烦大了
书名:灵括瀚宇 作者:纸落尘休 本章字数:4835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00:14:24

萧怡雪字字诛心,竟有些旁敲侧击,指桑骂槐之意

“这明摆着就是栽赃陷害!你身为一名将军,这都看不出来吗?”

石玄卿怒了,这个萧怡雪简直是胡搅蛮缠。

“栽赃陷害?哈哈......”

萧怡雪笑了。

“当年你们栽赃陷害苍翼的时候,就以为我们都是瞎子,都看不出来吗!”

此话一出,在场之人瞬间静了下来。他们面面相对,当年苍翼统领之职被剥,就是因为怒斥律法堂。

而现在,萧怡雪竟当着如此多人的面,将当年的事情搬了出来。

“萧怡雪,饭可以乱吃,话可不能乱讲。”

石玄卿脸色一沉。

“呵呵,话可以乱讲,事做了,就要负责!今日不管你有什么借口。肚兜是在你律法堂找到的,你们就必须要负责到底!”

萧怡雪没有丝毫惧意,更没有退步半分。

“这件事情,我们律法堂会查清楚,最后也会给你个结果!”

“当年苍翼只需要一个时辰,便定了诬陷之名。石堂主,你来了也差不多一个时辰了,给个交代吧!”

萧怡雪寸步不让,石玄卿想拖,她绝不会给这个机会。

“萧将军,你如果再这么胡搅蛮缠的话,老夫就按你阻止律法堂执法定罪了!”

“哈哈......”

萧怡雪大笑起来。周围的人已经聚的很多了,毕竟这么大的事情,谁都想来看一下。

“是你们律法堂盗取我清铃苑女子私物在先,此事还未完结,你们竟要定我萧怡雪的罪。

试问,你们律法堂所谓的秉公办事,公在哪?”

石玄卿咬紧牙关,眼露寒意。

“萧将军,你阻碍律法堂行‘公’,现将你暂扣,来人,将其拿下!”

石峰以及另外两个行灵界冲向了萧怡雪。

“我看你们谁敢!”

一道暴怒的声音响彻四方,一道粗壮的人影袭来,背后一青一黄双色羽翼,划过天空,来到了萧怡雪的旁边。

“石玄卿,你敢动萧怡雪一根汗毛,我苍翼定将你这律法堂给砸了!”

“苍翼,你也要阻碍律法堂执法?”

石玄卿脸色一黑。强抓萧怡雪本就容易落下话根,现在又来了一个苍翼。

“石堂主,我不管你要干什么,如果你敢抓萧怡雪,我苍翼发誓,会让你们律法堂断几根骨头!不要质疑我的能力。”

苍翼此刻如一头蓄势猛虎,紧盯着石玄卿。萧怡雪看着旁边的这个男人,心中一暖。

“你不是说不再与我来往,怕连累我吗?”

“我也说过,无论有什么事情,我都会挡在你的身前。”

苍翼看着周围律法堂的人。

“你怎么这么傻?”

“你不也是这么傻吗?”

苍翼看向萧怡雪,二人相视一笑。

“萧怡雪,老夫最后问你一遍,跟我回律法堂解决此事,否则,你去的可是大牢!”

石玄卿下了最后通牒,如果萧怡雪还是执迷不悟,那他也只能将之绳之以法了。

“完了,今天的事情闹大了。”

熊海带着凌天几人来到了这里,看见石玄卿的身影,暗叫不妙。

“狂炎将军不是一个将军,这么容易就会被抓吗?”

成喆问道。

“那可是石玄卿,律法堂堂主,他都出来了,萧怡雪这次怕是凶多吉少。”

熊海回头看向成喆。

“你一个新兵,怎么认识萧将军?”

“啊,熊将军,萧将军在这四十四号战区的威名,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啊,我们自然也是很崇拜啊。”

熊海听了乔鑫说的话,点了点头。

“也是。”

接着转过头去。乔鑫肩膀碰了成喆一下,后者尴尬的笑了笑。

“熊将军,苍教官不会也被连累吧?”

凌天问道。

“你刚才也听见了,萧怡雪有事,苍翼肯定不会坐视不管,以律法堂的处事方法,恐怕......”

熊海摇了摇头。

“可不是律法堂的人先偷的肚兜吗?怎么现在又是狂炎将军的错了。”

成喆看着上面,愤愤不平。

“萧将军确实没错,但你得看掌权者是谁,不是你说没错就没错的。”

熊海又转头看向成喆。

“你怎么会知道是律法堂的人先偷的肚兜。”

“这个......”

成喆挠了挠头,才发现自己好像说错话了。

“这附近这么多人说,我们听着听着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。”

乔鑫再次解释道。

“唉,这下麻烦大了。”

熊海叹了口气,看向了空中。

“熊将军,今天这事,难道无法化解了吗?”

凌天眼中出现了一抹焦虑,他们似乎干的有些过了。

“律法堂不会在乎对错,石玄卿只手遮天,而且事情又闹的这么大,很难收场了。”

“真的没办法了?”

凌天拳头微握,他只是想整一下石峰,但现在看来,律法堂势力太强,即便他们是错的,也要抓捕苍翼两人,实在太无耻了!

“眼下只有一个人能救他们。”

“是城主吗?”

“没错,但石玄卿是石家的人,城主也要礼让三分的。”

石玄卿看着苍翼二人。

“石堂主,你身为律法堂堂主,是非曲直是可以分的清楚吧,今日之事,你必须要给我们清铃苑一个交代!”

即便此刻,萧怡雪仍不依不饶。

“苍翼,你呢?”

石玄卿看着苍翼。

“她的话,就是我的话!”

苍翼已经做好了战斗的准备。

“好!苍翼,萧怡雪,你们阻止律法堂执法,现在我以律法堂堂主的名义,逮捕你们!”

石玄卿说罢,近十个行灵界围住了苍翼二人,石峰那三个人也围了过来。

“完了,这下真完了。”

熊海拳头紧握,就算他上去,也是杯水车薪,无济于事。

“怡雪,站在我后面。”

苍翼九重刚灵界的气势爆发,誓要与律法堂的人决一死战。正当律法堂众人围捕苍翼,苍翼要拼死反抗之时,一道声音传来。

“玄卿啊,这里挺热闹啊。”

伴随着声音的出现,七八道人影飞来。最前面的人,一身蓝白色衣服,背后披着蓝色的披风,看起来五十多的样子。

“城主,您来了。”

石玄卿微微躬身。

“呦,清铃苑的人,律法堂的人,几十个将军,都围在了这哈。”

“城主。”

苍翼看见汪亚泉,躬身道。而萧怡雪也随之躬身,虽然她有些不乐意,但汪亚泉可是苍翼的义父。

“大家都是一个战区的,一点小事而已,何必动了和气。你看看你看看,有什么事情咱不能好好的说吗?

非要搞得满城风雨,全城皆知。”

汪亚泉看着萧怡雪。

“你说说你说说,都是有脸有面的人,这件事情要是传出去,丢人不?好了,有什么纠纷,就去律法堂说。

那里是解决纠纷的地方,大家喝着茶,心平气和的聊。不要在这里动手动脚的,万一伤着群众咋办?”

“城主您说得对,是我疏忽了。”

石玄卿点头说道。

“苍翼,走吧,咱们去律法堂聊。”

汪亚泉说完,萧怡雪立马上前,话还没开口,就被苍翼拉住了。

“你看看你们把这事闹的多大,连新兵都来了。”

众人顺着汪亚泉的目光,看向了凌天几人。苍翼看见凌天几人,眼中一愣。而萧怡雪看见凌天几人,准确的说,是看见凌天,有一股熟悉的感觉。

“得,石峰,你带着律法堂的几个人,怡雪,你带上清铃苑的几个人,然后再找几个人证,就你们了。”

汪亚泉指了指凌天所在的方向,这让凌天几人一愣。

“别乱看了,就是你们六个新兵。”

凌天点了点头,这什么情况。

“走吧。”

律法堂

“凌天,你们几个怎么过来了。”

苍翼看着凌天六人。

“我们,担心您,就......”

乔鑫说道。

“一会别乱说话,这件事情与你们无关,你们别牵连进来。”

苍翼对着凌天几人叮嘱道。而凌天嘴上答应着,却不敢抬起头与苍翼对视,因为苍翼旁边的萧怡雪已经不止一次扫过他了。

女人的第六感就这么强吗?他最晚可连气势都没爆发,灵气更是一点没用。

“好了,人都到了,那就开始吧。”

汪亚泉说罢,便躺在了椅子上。凌天看着那近七十的老头,这家伙就是律法堂堂主石玄卿。

“萧怡雪,你们先说。”

石玄卿看着萧怡雪。

“昨晚石峰命人来我清铃苑,盗取我清铃苑女子私物,极其变态,已经达到了极重的猥亵!”

“没有啊,萧怡雪,你别血口喷人,我绝没有下过这种命令,我也不可能下这种命令!”

石峰真是有怒无处放,大早上被莫名其妙扣了帽子,他还没受过这屈辱呢。

“哦?是吗?那你到是说说看,我在你属下的房间中,翻出了所有昨晚丢失的私物,你作何解释?”

萧怡雪说罢,旁边的人将证物上交。石峰则是被气的两眼冒星,要是让他知道是谁栽赃的他,一定让那人付出惨痛的代价。

“哎,你们看那石峰的脸色,拉的跟驴一样,哈哈。”

“估计被气傻了。”

凌天几人偷笑道。

“证人,萧怡雪所说是否属实?”

“啊?”

凌天几人赶忙停止了笑容,凌天站了起来。

“哦,没错,确实是这样的,这还算少了,有很多还没呈上来呢,我说石队长。”

凌天看向石峰。

“男人嘛,有点需求都正常,但咱敢做就得敢当,偷了就是偷了,没偷就是没偷。

再说,以您这样的官威,那随便找几个女战友,不就要上了吗,何必要搞偷呢。

不过也是,您和您属下需求量这么大,确实不好开口,偷也是一种方法。”

凌天的话让石峰火冒三丈,本就憋屈的他,被凌天这么一说,更加气急攻心。

“你个小兔崽子说什么呢,再说一句信不信我砍了你的舌头!”

石峰拍桌而起,一个小孩子,竟然如此诬陷他,简直岂有此理。

“不是,石队长,您别这么生气,这偷人东西啊,换谁都理亏,而且还是偷了这女人的这私密的物品,自然就有些情绪,我能理解。”

凌天心平气和的说道。

“你能理解**,我他妈......”

“肃静!”

石玄卿大喊一声。

“人证,你只需要证明双方说的是否正确就行,无需多言。”

“哦,这样啊,那是我多嘴了。”

凌天说完就坐了下去。

“我去,凌天,你也太牛了,你看那石峰被你气的。”

“真牛,佩服,佩服。”

成喆几人都差点笑场了。苍翼看了一眼凌天,心想这家伙嘴上功夫不比实力差啊。

萧怡雪时不时的看凌天一眼,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。

“石峰,你可以坐下了。”

石玄卿看着石峰,后者才意识到就他一个人站了起来。刚才被凌天的话气糊涂了,一下子就没控制住。

他看向凌天,后者有说有笑的,气的他牙直痒痒。

汪亚泉看了凌天一眼,心想着家伙有点东西。

“石峰,你对此有何解释?”

“解释?我需要解释什么,这件事情不是我干的,我没什么好解释的。”

石峰只要咬住不是他干的,那萧怡雪就那他没办法。

“确实,这种事情需要解释吗?都在明面上摆着呢,大家都看的见,解释那都是徒劳的。

石队长,我就特别欣赏您这种敢作敢当的人,都不搞虚的,偷了就是偷了,也不用解释那一套,倒也确实省了一些麻烦。”

这时凌天又站了起来,开口直接王炸,炸的石峰直接找不到东南西北了。

“你小子瞎比嚷嚷什么呢,老子不解释是这件事情与我无关,你在哪说东说西,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?”

石峰破口大骂,他真的要被气懵了。

“啊?石队长,这我,对不起啊。我以为城主让我们做人证,是来当认证的,感情是没有发言权啊。

就是个看客是吧?你看,您不早说,您早说我没有发言权不就行了吗,那我也每必要说这些了,那哥几个,咱们回吧?”

凌天收拾东西,这就准备回去。

他的话可把石峰吓出了一身冷汗,要知道,是城主让凌天几人来当人证的,可不是他说没有发言权就没有的。

“咱们,回吗?”

乔鑫几人差点没让凌天给吓傻,这事情还没完,他们就回?

“这里都没咱们什么事,咱在这看啥?咱不是还忙着训练吗,哪有这闲工夫。”

凌天说走就要走,根本没在意这里人的眼光。

“凌天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